關於部落格
『我們所謂的過去,都建築在位元上。』
  • 819185

    累積人氣

  • 40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Prisoner's dilemma APH同人文,露中心黑暗向



Prisoner's dilemma APH同人文,露日中無CP向,黑暗向



「真是稀客呢,本田君。畢竟我們已經好久沒兩個人這麼友善平和的相處了。大概是自從北方領土大會你們家的上司譴責我方上司登上南/千/島群島的舉動是不可原諒的行為開始吧。」

伊凡一臉微笑看著眼前的人,從1900年代雙方的關係就降到冰點,私下交流更是少之又少。
但在這個時候看到對方沒有絲毫意外,日本國際關係情勢鬧得沸沸揚揚,成為眾矢之的的情況眾所皆知。


見到菊沉默不語,伊凡了然於心,他只是笑笑拿起方才秘書放置的茶具,詢問「要來杯熱茶嗎?加點糖或是牛奶也不錯喔。」


「啊,那還真是萬分感謝」接過茶杯,菊把茶杯捧在手心,感受来自茶的溫暖與芳香。同時緩解面對眼前人的壓力。

「菊君最近也忙得焦頭爛額呢,下個行程是到韓/國拜訪?」

「是的,韓/國和日/本一年互訪規模密切,雙方應抓緊時間積極改善兩國關係。」菊以一種堅定眼神看著伊凡,語調中帶著自信「雖然韓方經歷那件事後對我方言行不抱好感,但我方相信重要的是敞開胸襟進行對話,我方有這樣的意願。」


伊凡知道菊沒說出口的部分,這其中也包含美/國的意向,美/國擔憂日韓關係惡化會危及亞/洲戰略,而維持日/美關係開出的條件之一,就是日/本必須改善與韓/國的關係。
何況不斷遭受中/國那方施壓,日/本現在的狀況只能有舉步維艱來形容;不過對自己而言這是件好事,越沒有退路的人就愈好拉攏,手中的籌碼是不會有人嫌多的。


「王耀前幾天才剛來過呢,要猜猜看他跟我談了什麼,猜對有獎品喔」甜美的桑音,輕鬆的微笑,卻讓對方備感壓力。

菊思索著該如何回答,對方深不可測,他抬頭盯著對方的臉 依舊笑臉盈盈,找不出一絲多餘的情緒。


「假如要建立良好關係的話,重要的是敞開胸襟進行對話不是是嗎」伊凡回以方才對方說過的話。
他知道日本人的民族習性,不管講什麼都話都曖昧不明,連說句『不』都如切腹般困難;但為了達到『雙面下注』的目的,讓日/本先坦誠以對絕對是必要的。


「假如猜錯的話請務必原諒,但我想是關於....北方四島的歸屬問題」菊語調緩慢地說出自己的答案,更正確地來說是前不久國內情報局調查的資訊。
說完後他觀察伊凡的臉想找出一點蛛絲馬跡,卻只見對方的笑容越發燦爛。


「答對了,本田君真的很厲害呢。」一貫的語氣輕鬆。

伊凡回想起前不久來商談協議事宜的王耀,語氣激動地說著「中/國作為主權國家,完全有權根據自身面臨的空中安全形勢,採取包括劃設防空識別區在內的任何措施,維護國/家安全。任何國/家無權對中/國的做法說三道四。」

他知道美/國對外聲明「我們既不承認也不接受中國聲稱的防空識別區……我方已經清楚的告訴中/國,不應該再做類似的嘗試。」無疑是狠狠打了中/國一巴掌。

並且也代表美/國掌控亞/洲地區的企圖,他依然將中/國放在不平等的地位,這是伴隨強大經濟成長和擁有強大自信的中國不喜看見也不能接受的。
所以王耀才會希望能以雙方都擁有的領土爭議互相支持取得更大的籌碼,藉此向美/國施壓。
但伊凡知道,對俄/羅/斯而言,還不是最恰當的時機。


「王耀說願意在南/千/島群島主權爭議中支持我方,以換取我方在東/海主權爭議島嶼問題上站在中/國一邊。」

伊凡將手肘撐著桌面、十指交叉平放,將下巴輕靠上後說「當然啦,我跟本田君是共同開發遠東地區的夥伴,還需要你們提供能源技術,所以我方可沒有同意喔。」


遠東地區一直是伊凡心中的一根刺,當地雖然擁有龐大天然資源,但由於氣候問題憑現有技術發展不易。
麻煩的是如果不實施開發遠東的國家計劃,俄/羅/斯有喪失這一地區的風險──中/國將獲取遠東地區。
我的東西永遠都是我的,沒人可以搶,也別想企圖染指。


「關於技術問題,我方自然會盡全力提供自己能力所及。」菊說出此次拜訪的重點,希望能得到對方的正面回應。「另外我方此次交流目的之一是希望今後繼續發展雙方在安全領域的合作。」


伊凡知道日本現在的窘境,即使有《日美安保條約》美方做出的承諾。
但在日漸強大的中/國底下,不可能不擔心美/國將他們當作祭品奉獻出去。
雖然表面上是說「美/國無意改變在這個地區的運作。我們堅定致力於維護亞太地區的繁榮與穩定。」
但威脅一到誰知道呢,自私是人類的天性。
何況美/國向來不是聖人,只是披著守護世界的名號實行任何對美國有利的行動,虛偽至極。



伊凡歪了歪頭,語氣帶著為難「在此之前,我方對於日美共同推進的導彈防禦系統有些敏感呢。」


「我作為日/本代表明確表示,該導彈防禦系統並非針對俄羅斯。而是因應北/韓核及導彈開發對日/本構成巨大威脅,為了保護國民生命和財產安全的專守防禦的系統」菊急忙解釋「我方所作的一切都是從和平主義立場出發,目的是為了地區和全球的穩定作出更為積極的貢獻。」


「開玩笑的,別這麼緊張嘛放輕鬆」

伊凡笑了笑,繼續說「我方立場部分,為了表現誠意,我們可以將色丹、齒舞島,也就是一半南千島群島領土來換取日本的資金與技術來開發遠東,並獲得日/本在法律上承認俄/羅/斯對南千島群島另一半領土的合法佔有,因為我方也希望透過解決領土爭端並簽署和平條約,從而消除日俄雙方敵對換狀態,並換取日本的資金與技術來開發遠東與西伯利亞。」


世界從來不存在從天而降的禮物,事情發展順利到讓菊擔心底下還存在什麼陰謀。
尤其對方是俄/羅/斯,當地極端氣候似乎也完美反射在個性上──陰晴不定、難以捉摸。

彷彿知道對方的顧慮般,伊凡逕自說著「我方希望很簡單,就是能共同面臨的來自中/國的威脅。我想你也知道我方跟中/國的關係;的確,我們是戰略夥伴同時也是利害一致的盟友;不過中/國的迅速崛起和過於強大並不是我方所期望的。所以才會希望能與日/本加強合作並締結和平條約。」


而這將成為俄/羅/斯與中/國交涉時的一張強有力的牌。
與中/國建立一定的特殊關係,抗衡美/國稱霸世界的目的。
同時,又與日/本強化關係,積極介入美、日、中的紛爭,侵蝕並瓜分中/國的利益。

要達到重回世界之頂的目的,就必須參與博弈並從而獲取自身利益。
而要想在亞太分一杯羹,就必然尋找日/本這個用得著的國家,而依靠的正是日/本近來與中/國的摩擦持續不斷,這是最好的時機。


菊忽然想起了俄/羅/斯聯邦的國徽,雙頭鷹來自古老拜占庭帝國,代表繼承了羅馬帝國在歐洲和亞洲東西兩部分的領土。
此拜占庭君主身兼東西兩方之王者,要同時照看兩方的領土。
似乎在此刻也代表著俄/羅/斯掌控東西方的野心。


「為什麼?」

「因為我和本田君是朋友啊。」伊凡的聲音依舊柔軟,聽起來像是帶著溫和的笑意。


野心與貪婪是人類的劣性,只要利害一致,就是朋友。

菊看見伊凡紫羅蘭色的眼眸有道黑色暗流宛如在沒有光亮沒有溫度的深淵流動,如此可怖。


END IF?





因為法叔只讓他在亞瑟的回憶出場了一張臉好像有點對不起他,所以其實我默默把角色歌翻完了

當然目前是當作存稿性質,但是有想要提前看到帥氣的法叔可以留言告訴我,
請留在這篇底下並吶喊出你對法叔的愛即可(告非 



這篇的BGM是無間道

br /strike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