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們所謂的過去,都建築在位元上。』
  • 809211

    累積人氣

  • 64

    今日人氣

    12

    追蹤人氣

Laplace's Demon APH同人文,米英



至於露、中,寫這篇文時候我還翻了一下政大關於國際關係的教材幫自己提升點靈感
對我來說他們是利益取向,看來庸俗但這卻是很堅固的關係,在他們將米國拉下台前都是盟友,
因為只有這樣自己才有機會攀上王座(另外來說雙方若是只有自己一個 機會成本太大

關於選邊站部分,我私心理解是選米那邊站,自己永遠都會被當小弟
選露的話則是比較平起平坐,因為雙方都得互相利用,至於扳倒後的競爭地位就再說了,有共同敵人永遠是朋友

當然這是我理解和設定的和現實完全無關喔啊哈哈哈

關於伊凡不怕封鎖的原因。主要因為自己就是能源大國(他是超大型製造商和供應商)
另外冷戰時期遺留下來的核彈頭數量數一數二,真的瘋起來我想可能會拉世界陪葬

取向,只能說我的寫作都是受到某個時事刺激,除了架空不然正篇文章是沒有歡樂可能,而且很大程度都會開虐(現實向來很殘酷,但我會盡力讓它在文章裡平滑的發展;
順便一提每一篇都有伊凡是因為我最喜歡描寫他的狀態,無論心理或動作





Laplace's Demon APH同人文,米英



「看到那份雜誌了嗎?」亞瑟隨手將Defense News丟到桌上後在阿爾弗雷德家中豪華沙發上坐下,動作自然不拖泥帶水,絲毫沒有這是他人家中的自覺。
但奇妙的是也沒有任何違和感,畢竟這地方曾經屬於自己。


阿爾弗雷德看了他一眼,看見對方沒有絲毫解釋的意思。拿起桌上的雜誌,斗大標題寫著「中俄軍費預算即將超歐趕美」

他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看了內容提到「中/國和俄/國的軍費總額2015年將超出歐盟區國家整體軍費規模。中/國軍費即將在2015年將達到1596億美元,超過英、法、德三個國家軍費的總合。而俄羅斯今後三年的軍費增長將達到44%,一躍超過英/國成為繼美/國和中/國之後的世界第三軍費預算大國。」

「雖然如此英雄我還是無可動搖的第一名。」阿爾自信地說道。

即使因為政府債務上限問題將預算大砍十分之一但金額依舊龐大嚇人。
忍痛撥出5824億美元可不是說好玩的,他在內心暗想。

接著往次頁翻去,內容描述俄/羅/斯索契冬季奧運的政治角力「美/國刻意帶頭不出席開幕式,其盟友英、法、德的領導人也不去參加,是為了刻意給難看。但過去從來沒有到國外出席運動會開幕式的中/國卻破例出席。」

其中的現實意味阿爾當然理解——中/國選邊站了。


像是被人搧了一巴掌般,他的腦內福想起去年在加/州舉行農村會晤的畫面。
兀自想起Lord Palmerston曾說過「國家之間,沒有永久的朋友,沒有永久的敵人,只有永遠的國家利益。」
雖然只有兩百年的光陰但他早已深刻體會這點,世界如此殘酷。


他裝作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說「看來中/國好像忘記任何沒有陸地主權作為基礎的海洋主權要求,都不符合國際法呢。」

「你想拿南/海問題當要脅?他可不一定吃你這套。」亞瑟喝了一口紅茶,語氣不屑的說著。

「如果中/國宣佈南/海為他所屬的防空識別區,我將調整在亞/洲的軍事部署。」他知道南海所能帶來的利益,即使亞/洲目前沒有國家強度能與中/國相抗衡,但美/國能做到無人得利。
沒有人能不給美/國面子,除了某個胖子北極熊,阿爾心中暗想。


「蠢貨!重點不是這個,你看不出他們的野心嗎?」亞瑟放下紅茶,不耐煩的大吼「利益相互的關係可比鋼鐵堅固,只要他們的目標砲口一致,這樣的關係永不崩解。



「哈哈英雄可是無敵,就算兩個聯手也可以完美的勝利。」阿/爾故作輕鬆地回應。
就像他自己最愛的美國超級英雄電影,富有正義感、責任感,危機時挺身而出,打敗反派取得最終勝利。

「何況美元依舊是國際貨幣體系中心,只有美/國可以不需要相當的黃金存量也能肆無忌憚的使用無限量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雖然是燃燒別人的儲蓄與資本來抵檔印鈔和零利率有點不太道德,阿爾心想。但也是因為美元的國際地位才有這麼多他國的美元儲蓄來揮霍,這應該也是應當的吧。



「是啊,還真的很感謝你把債務丟給全世界解決。」亞瑟不客氣地回嘴「別逞強了,你的經濟狀況全世界都看著,不是每下愈況嗎。」
接著像是回想起什麼臉色一沉,補上一句「沒有人可以永遠都站在頂端,俯視眾生。」


「這是你切身之痛的經驗談嗎。」阿爾不經思索脫口而出隨即就後悔了。明明自己也很清楚取代眼前人地位的正是自己。
但不知為何他覺得剛才亞瑟給人有種突然老去的錯覺,明明是永恆的生命啊。
這讓他十分難受,他只想說點什麼打斷那種感覺。自己真是十足的大蠢蛋。


「抱歉亞瑟我不是故意....」

「無所謂,你說的是事實。」亞瑟平靜的開口,隨即一片沉默。


如此平靜的亞瑟讓阿爾沒來由恐慌起來,他寧願對方將東西向自己砸來或者撩起袖子幹架一場。
安靜是如此可怕的事,阿爾弗雷德如今才深刻體會到。


「從王座跌下的感覺沒有人比我更懂。」亞瑟撇了對方一眼,冷冷的開口「的確,大英帝國已經不再是站在世界頂端的唯一了;每個人都該承認這一點,我也不例外。」


曾經的日不落帝國,擁有世界陸地總面積的四分之一從英倫三島蔓延到世界各地,地球上的24個時區均有大/英/帝/國的領土。
——即使是在全世界擁有巨大優勢和強大影響力的美/國也不例外,那是任何人都無法達到的輝煌。


「但對身為大英帝國的我來說,我仍為過去、現在、以及未來的榮光感到驕傲。」
這是只屬於我的榮耀,亞瑟揚起一抹自信的笑容。


看到這樣的亞瑟,阿爾不禁回想起,自己記憶中的英國總是如此囂張拔扈,無所畏懼,將世界踩在腳下。
自己小時候總是看著並追逐著這樣的背影,沒來由有種另類的懷念感。
——就像現在的自己一樣。
'

「總之,我想警告你別輕忽他們聯手的威脅,特別是中/國。」亞瑟深知阿爾的個性。過於英雄主義的想法,總是插手全世界的事務,以世界的守護者自居。
的確自信是好事,美/國也有自信的資本,但自信到自負就不是好事了,阿爾弗雷德畢竟還是個衝動的年輕人。


亞瑟腦內浮現出法蘭西斯那張欠揍的臉,他思索了一陣子,說道「像我跟法蘭西斯那樣,我們無時無刻憎惡對方,已經成了一種無惡意的習慣,相反我們也是最瞭解彼此。」

雖然很不想承認這點,卻是不容置喙的事實。

「的確,伊凡處處看你不爽,他根本不懼怕你的經濟封鎖軍事封鎖,不放過任何找你麻煩的機會。但你也最瞭解他的思考邏輯、行動方式不是嗎?」

「從冷戰以來你跟伊凡交手的機會還少嗎?但王耀則相反,你根本沒與他正面交手過。表面的爭鋒相對有時比裡層的謀算更為友善。」


亞瑟想起百年前富庶的東方國度,即使曾經因為故步自封滿目瘡痍、積貧積弱、百廢待興,但如今....
「亞洲大國再度崛起,他將重新站上世界舞台的中央。他正在蓄意力量。就像沉睡的猛虎,只是沒等到適當的時機。一旦甦醒將毫不猶豫咬下獵物,直接斃命。」



「小鬼我警告你,你可是將我拉下王座的人,別輸了。」


這是只屬於亞瑟.柯克蘭彆扭的關心方式。



END IF?





撇除北極那篇,
目前3篇分別是

Infinite Loop露普
Missile Defense冷戰組
Laplace's Demon米英


因為是時事取向3篇都略帶正經或是憂鬱的氛圍


另外還有3篇小隨筆收錄在Missile Defense,分別是
「優格你和我」、「信任的反函數」、「相互算計的死亡率」

時間軸上分別是Missile Defense→Infinite Loop→Laplace's Demon
當然也可各自視為完全獨立的作品


說實在我從沒想過自己會寫文,雖然很久之前就有寫文的衝動,
但因為我也深刻理解自己的文字組合能力和描述情感能力向來很低落
一直呈現放棄狀態

對了不少親友跟我說最喜歡Missile Defense,但我個人最喜歡則是黑暗向Infinite Loop
大概也是那篇寫得最順手吧,畢竟虐和黑暗向來都是自己的喜好
而且我最拿手就是描述露樣的心理,其他人就是卡文無極限

要說遺憾的話大概是我沒能提到太多經濟或是政治經濟相關,畢竟這才是自己的老本行

總之感謝點閱的各位(下跪




再重申一次,一切都是自我理解和設定,與現實完全無關喔啊哈哈哈

 






Laplace科學假設,英文原文:

We may regard the present state of the universe as the effect of its past and the cause of its future.
An intellect which at a certain moment would know all forces that set nature in motion, and all positions of all items of which nature is composed,
if this intellect were also vast enough to submit these data to analysis,
it would embrace in a single formula the movements of the greatest bodies of the universe and those of the tiniest atom;
for such an intellect nothing would be uncertain and the future just like the past would be present before its eye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